我好喜欢这回如意君最后写的那段崖洞里的燕好交欢!」

  • 时间:
  • 浏览:104
  • 来源:草草线在视频在线观看_草草线在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免费

  我好喜欢这回如意君最后写的那段崖洞里的燕好交欢!」绿衣姑娘兴奋地道。

  「对对对,我也是!」黄衣姑娘跟着她一块跳脚——不是反对的跳脚,而是两个人如同遇见知音般十指交握,像两只兔儿蹦蹦跳跳。

  「很疼吗?要我离开吗?」绿衣姑娘念著书里的词儿。书里那男角儿的体贴温柔,呀——

  黄衣姑娘马上接下去,「比起那日你点了我的穴,狠心要我看着你离我越远的揪心之痛,一点也不疼。」书里女角儿泪眼朦胧,又坚定地拉下男角儿的头,将唇罩上他的,呀呀——

  两个姑娘又是脸红又是雀跃地笑闹了起来,各自又扮演起男角儿及女角儿对着戏,倒是排在前头的灰衣男人由原先的面无表情到后来侧首睨着身后的人。

  「还有还有,那崖洞深处不是有处涌泉吗?男人拧了条布巾替女人擦身体,女人嫌泉水冷,他还用内功替她弄暖泉水耶,跟之前每每完事就倒头大睡的差劲男人完全不同。」

  「这回故事里的男角儿不太像如意君向来的笔触。」

  「我觉得辞藻文句变柔软了。」

  灰衣男人转回头,不再以余光瞄向两名姑娘,而是喃喃低语,「怎么这本书的桥段听来好耳熟…」

  崖洞燕好交欢?

  点穴远离的揪心之痛?

  内功弄暖冷泉替女人擦拭身体?

  这些,不都是他与她——

  「公子,您要的五块芝麻大饼!」就在灰衣男人想得出神之际,饼铺老板将油纸包好的热饼送到他手上。

猜你喜欢

不是,你相信我。」他微微蹙眉。「她们什么时候去找你的?」

不是,你相信我。」他微微蹙眉。「她们什么时候去找你的?」「刚刚,现在已经离开了。」「她们跟你说什么?」她又沉默,良久,才仿佛很不情愿地扬嗓。「你妈……跟我道歉。」「什么?」他怔

2020-04-04

你没玩过浮潜?」海的女儿震惊了,「怎么可能?」

你没玩过浮潜?」海的女儿震惊了,「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他瞪她,「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在海边长大。」「你没玩过啊……」她喃喃沉吟,忽地,明眸闪过一丝慧黠,「那就更要教你玩

2020-04-04

我好喜欢这回如意君最后写的那段崖洞里的燕好交欢!」

我好喜欢这回如意君最后写的那段崖洞里的燕好交欢!」绿衣姑娘兴奋地道。「对对对,我也是!」黄衣姑娘跟着她一块跳脚——不是反对的跳脚,而是两个人如同遇见知音般十指交握,像两只兔儿蹦

2020-04-04

曲爷,他们说要用鹿玉堂来换天香…鹿玉堂是谁呀?

曲爷,他们说要用鹿玉堂来换天香…鹿玉堂是谁呀?」月下没听过这个名儿。「就是让天香失魂落魄的家伙!早知道姓鹿的这么麻烦,说什么也不聘他进曲府——曲练!全是你的错!」马上迁怒!「是

2020-04-04

他想让她吃泡芙就带着她到日本玩,还陪着她在车站里找那家店

他想让她吃泡芙就带着她到日本玩,还陪着她在车站里找那家店,想不让芸欢感动都难。正当芸欢张口欲咬泡芙,邬尹魁突然开口。「那你要不要嫁给我?」「啊?你说什么?」「我是说结婚,我们应

2020-04-04